8天哦~天哦

不要忘记还有我们在心向自由

2022/1/21 07:54 PM
2670
虽然不知道我们能够活在这个世界多久。但是从记事起,我们就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意义,并承担了在这里活下去的本能。这种本能虽然不一定能够得到生理机能的支持,但是我们仍然被这种本能死死的束缚着。例子,几乎所有的老人在垂暮之年都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和抗拒。

有一个知识,在童年阶段,普遍的孩子都产生过与他所接触的现实世界全然没有关联的脑海场景(或者说叫想象,梦境)。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中有各种无法溯源的解释,到无法解释的程度就仿佛自然而然的不需要解释。那么随着教育的影响,社会经历的丰富,和生理发育的变化,渐渐的人们就弱化乃至失去了这种能力,和所接触的现实社会全然无关联的脑海场景。这就是基因作用。

人类没有自由。但自由是相对性的概念。而且是在规则前提下的相对存在。自由是规则决定的,同时自由也是不断突破规则和创造规则的过程产物。没有自由的人类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不断前进,所以是为人类。

追求自由,和基因作用。一个是永生的向往,一个是优化完善的传承取向。这其中的矛盾似乎在告诉我们,人类的繁衍本身,有可能并不是我们以为的,无意识的,多样性的,随机的。

近些年有个现象值得注意,基因编辑。掌握社会权力的人口中,一小撮人推动针对人类的基因编辑试验,然后迅速被权贵消灭。理由是所谓的人类伦理。似乎他们说是自然属性中的,出生平等权利。但这是个很奇怪的理由,因为无论是谁喜欢平等,都不会是掌握社会资源分配的权贵们。就是这么一群天然不喜欢平等的权贵,用保护平等权的理由扼杀一项技术应用。为什么?这必需提起一个前提认知,在社会制度的既得利益者群体最顶层的人口中,普遍存在一种潜意识,即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是社会竞争中的理所当然的成功者,也就是所谓“贵族精神”的特权天授的意思。在这个前提下,挑战“天授”规则,是不是就挑战了这些人口的认知原则?所以下意识的第一动作是扼杀,而不是立即进化到梵蒂冈的水平?

随着人类基因的研究愈发深入,是不是终有一天研究者将发现人类从生理上实现永生的方法?如果这个可能性存在,那么人类在那个时候的繁衍将会是怎样一种形态?

民国富人鲁迅曾说,不惮恶意。这是身在富人圈里的感悟。同时鲁迅也表达了对中医极大的反感。这是少年经历留下的认知惯性。然而,作文富人显然是理解不了,中医有高有低,且是当时底层人口唯一可靠的健康救济途经,而西医则在后来成为对底层人口刮骨取肉的利器。

那么,私有制之下,基因技术的进步给底层人口带来的首先是什么?这个问题如果深思,定然毛骨非常之悚然。技术本身没有对错,技术进步亦然。正如中医,自古来精心服务于权贵,财源茂盛达三江,非大灾大疫时候,悬壶多济地主家。然,大灾大疫则为权贵所托,也普济众生,悬壶济世。不能说中医有什么对错,中医本是道家衍生,循自然大道,非兼济天下。所以,在地主时代,中医出诊挣钱,却不挣田。中医修道练气,却不谋功名不钻营。其所善,为权者善,其所恶,是为权者恶。表面看起来,中医有皮毛之象,实际细察则否。中医不依附权贵,但借力于权贵,不兼济天下,但济世于方寸。各地中医,都有今天所谓“义诊”的常态习惯,反而是出诊地主家,断无义诊之理由。所以,中医始终做不大,做不成强大的团伙效应。

题外话延伸一下,中医之所以竞争不过西医,除了中医自身没有竞争意识,西医方面不折手段打压黑化,更重要的原因是,私有制思维下,患者及其家属更容易信任西医而不是中医。

人间必然存在一些超脱世俗社会的人口。他们的价值标准与世俗人口不同,当然他们的人生追求也和世俗人口不同,所以他们的存在也难以出现在世俗人口的视野范围。但是,他们对世俗社会的影响,是必然且深重的。

在生与死的话题上,既要琢磨生的意义,又要权衡死的价值。如果仅仅是看到资本权贵营造的普世价值,而看不到他们立场本身,那么自然也看不到他们背后的算计。有的资本目光已经投向外星,有的资本深耕生物科技,也有的资本不吝监狱设施上的投入。

但不能忘记了,还有我们心向自由。
0 人收藏
五大保障:1:劳动权利保障,没有失业,没有薪资胁迫的劳动;2:健康保障,医疗全免费,职业危害防护到位;3:衣食住行生存环境保障,有温饱,有住房分配;4:子女的抚养,教育,就业保障,上学无负担,毕业有分配;5:养老保障,没有房贷,没有啃老,没有医疗负担,拿退休金安享晚年。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下载8天APP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