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天哦~天哦
从《鹿鼎记》的流氓无产者主角,看资本价值观的灌输,有欢乐,也有恶心。

我们曾经把底层中的一部分人称为“流氓无产者”。这部分人口后来被当作底层人口的代表,用在资本时代的文艺作品中,担当灌输资本价值观的主角。

作为八九十年代的读者,最初阅读《鹿鼎记》的时候,非常反感小说的主角设定,有一种吞了苍蝇的感觉。但是,作为射雕、神雕、天龙八部等作品的同品,仍能使人带着好奇,把整部小说阅读完成。

后来,看到一些评论认为,这是作者最好的一部小说,反映了人性,堪比《金瓶梅》的地位。然而,看到这样的观点同样有吞苍蝇的感觉。虽然长大后发现,吞苍蝇的情绪波动其实可以通过习惯而克服。

《鹿鼎记》的主角是一名出身在妓院的龟奴。这让人注意到,在资本主义时期的文艺作品(戏剧、影视和文学等)中出现的妓院,经常被描绘成女性香艳淫乐,男性本能张狂的场所。所以,龟奴成为作品主角,也毫不突兀。

在人类交配权并不自由的时代,身不由己的出让自己的交配权,也不是一件能够普遍接受,甚至愉悦的事情。但是为了强调少数人口的特权思维,在文艺作品中女性身不由己出让交配权的事情,被描绘出了“美感”和快乐的气氛。

从主角设定,到场景设计,进而上升到小说中心思想,由此往深里看到,《鹿鼎记》透露的一种特权思想,非常有欺骗性的使用了社会底层性幻想,进行灌输。

小说在后来被殖民地的影视单位改变成为电影和电视剧。文字转变为生动的多媒体场景。社会底层的元素再次被鲜活的利用。

那么什么是社会底层?在大多数有一种误解,以为社会底层人口是社会大多数人口。而事实上,社会底层从更深一层次看,恰恰是社会的少数人口。

举例来说,我们知道广义的社会底层,在当前环境中,一般是指月收入低于万元的K级人口。但是在K级人口中,极端贫困的人口是少数人口。这点有没问题?

所以,在广义的底层人口中,在功利心、廉耻度、投机性,阴险习性等等方面,能做到类似“韦小宝”这种层次的人口,定然是极少数。换句话说,“韦小宝”在广义的底层人口中并不具有代表性。所以“韦小宝”的“成功”,符合作者所倡导特权思维。

底层人口的性幻想是普遍存在,利用这一点,将特权思想进行普遍灌输,其实质是分化瓦解底层人口的群体身份认同感,也就是破坏底层人口可能的团结。

需要再次强调,在所谓“小人物”身上展示的利己主义劣根性,并不能代表广义的底层人口特点,但却能够代表私有制社会的价值观。
0 人收藏
五大保障:1:劳动权利保障,没有失业,没有薪资胁迫的劳动;2:健康保障,医疗全免费,职业危害防护到位;3:衣食住行生存环境保障,有温饱,有住房分配;4:子女的抚养,教育,就业保障,上学无负担,毕业有分配;5:养老保障,没有房贷,没有啃老,没有医疗负担,拿退休金安享晚年。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下载8天APP

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请点击这里查看。

返回顶部